免费下载秋葵视频的软件

书接上文,上回书说到四怪中的蛇怪和两个邪人一起行动,赶往了金马山。得知了此事的木青冥也从沙腊巷立刻出发,尾随其后去了金马山。才踏入金马山地界,木青冥就感知到了地脉中的灵气异常,料定是东骧老鬼已不再此地。但四怪为何还要多此一举,前往金马山,木青冥百思不得其解。引出来锁龙人们做好准备,随时等到木青冥的意念传音。而金马山后,收了匿迹咒木青冥与蛇怪闲谈几句忽然动手,在触及到蛇怪的一瞬间,也触及了对方的心神。

夜幕下的木家小院,笼罩在结界里,使院中的嘈杂一丝一毫也飘不出来。

今夜的木家小院,注定是要热闹的。

所有成年了的锁龙人,都在忙着做足了准备,随时去抢夺被藏起来的神祇。

药房里的药杵并未停息,不断敲击下,妙雨妙乐在配着秘药,一会就要用得到的秘药。

皎云和龙姑正在给妙雨妙乐打下手,而啊弘在调着他的魔琴,至于妙笔和妙天也各自在做着准备。

墨寒把儿子和寒泉,都哄了睡着后也来到了药房里,把几粒丹药塞给了龙姑:“止血保命的,揣好了别丢了。”。

接过药丸的龙姑,瞄了一眼手中那粒指甲盖大小,黄灿灿的丹药后一个点头,才把药丸给揣入了怀里。

掌心上,还残留着淡淡的药香。

“待会这样,妙雨留下和少奶奶一起保护这个家,我和啊弘打头阵。”妙天带着啊弘和妙笔走进了药房,环视着众人说到:“啊弘的幻音能迅速制住敌人,我的追踪术能预判危险,所以我们打头阵。然后妙乐跟上,可以给敌人补上一计致命打击。后方交给妙笔和皎云,还有龙姑。”。

安排好一切,锁龙人们继续各忙各的准备去了。

他们要在木青冥的意念传音传来的第一时间,就立刻出发,把神祇都给抢回来。

清新少女薇薇的青春风采

稍有宁静的木家小院,很快有嘈杂了起来

夜风呼啸着吹过了金马山后山,翻动山下疯长的野草。

这些野草没有初春的嫩芽,一片深绿。在夜风中,它们就像是一片片翻腾的绿浪一样。

收了匿迹咒才显出身形的木青冥,就悄然展开了结界,把这附近十多丈之内,都笼罩在他的结界之中。

夜风忽停,在结界中的野草停下了翻滚之时,木青冥举目看向了蛇怪。

他在黑暗中看到取下了风帽的蛇怪脸上,满是镇定。

木青冥知道对方那双眼睛,是能看清楚匿迹咒藏身的人。无论是什么样的匿迹咒,都无非是扭曲身边的光阴,来达到隐藏施术者的身影;但不是能让施术的人凭空消失。

在蛇怪眼里,木青冥并没有因为匿迹咒消失无踪。他身上产生的热量,映在了蛇怪的眼里那是五颜六色的啊。一眼就能看出来木青冥在哪里,因此木青冥一到此地,嗅到夜风里的蛇腥味,便知道是个能看到他的蛇怪,索性也懒得藏了,现身后展开了结界,免得这蛇怪跑了。

而蛇怪也看向了他,片刻之后双眼深邃的蛇怪一吐舌,一条猩红的信子喷吐而出。

一人一怪,就这么四目相对着。

“乐山有个黑竹沟,沟内有个神秘莫测的木家,木家有个混蛋小子,打小就受魔气缠身之苦,却偏偏因此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,也算是因祸得福。”蛇怪双眼不是上下一合,而是左右一合后,又把对面的木青冥上下一阵打量,笑道:“就是你吧。骨头到经脉,都黑的形同玄铁一样,你这样的人要伤你,只怕得下点功夫了。”。

看来这一双蛇眼,不但能识破了匿迹咒,还能看透木青冥的心肝五脏。

“就是这皮肉差点,没有那么坚硬。”顿了顿声的蛇怪,又说到:“要是这皮肉也坚硬如铁,你这样的人还真的难对付。”。

树下藏得好好的那两个邪人听得咂舌;他们直到今日,才知道对手木青冥有这么的特殊。

木青冥笑而不语许久,见蛇怪也没有动手的意思,也开口问到:“我想问两个问题。第一,当年你们是怎么从锁龙人的围剿中,给逃走的。”。

说罢,木青冥的右眉轻轻的一挑。

他一直好奇此事,也一直猜想会不会是四怪的幻术太强,蒙蔽了锁龙人们的眼睛。

但到了此地,从蛇怪身上散发出的妖气让他推翻了之前的猜测。妖怪的强大在于妖气的强弱。这蛇怪身上散发出的妖气,只是比他木青冥的妻子墨寒,稍微强那么一点点而已。

就这样的道行,怎么可能蒙蔽锁龙人的双瞳;更何况,围剿四怪他们的锁龙人都是几百年前,道行就已经高深莫测,一身岣嵝神通出神入化的长辈们。

“你还知道那事啊,当时的你不过是个小孩吧,都是听长辈们说起的此事吧。”蛇怪也没有急于动手,嘴角含笑,道:“很简单,有贵人相助呗。”。

此言一出,木青冥心中暗暗一惊后,默默记下了此事,不再提及。

他在黑暗中默默的点头两下,对那蛇怪又问到:“既然你的同伴提前到此,已经把东骧老鬼弄了,为什么还要引我过来?”。

说着,木青冥缓缓转头,看向了身边四周。在目光掠过四周定下来的野草,看到了藏在树下的邪人,还有三个就藏在枯木左右两侧的其他三怪。

蛇怪并未因此感到惊疑,从木青冥敢现身相见的那一刻起,她就知道这个眼前不过三百岁的人,已经知道了这里是个陷阱。

既然被识破了,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。于是那蛇怪也没有多想,就回答了木青冥:“我们拿了长生道不少好处,拿的我们都过意不去了。反正你怎么都会来此,就算不来我脚下这两个邪人也会把你引来,那我们索性给你受点伤,折损你一些道行修为,也算是给长生道回个礼了。”。

这话才落了地,其他几个妖怪也现了身,与蛇怪一起用带着凶光的双目,看向了木青冥。

“那我倒是要看看,你们有没有那本事。”木青冥冷冷一哼,慢条斯理的卷起了双手衣袖:“干脆把那两个邪人也叫出来;我怕没有他们,你们还真没有胜算。”。

“算”这个字,从木青冥双唇间蹦出时他已经整整齐齐的卷好衣袖。

右手中青光一闪而过,扯破了四周的黑暗也晃了一下四怪的双眼。

很快,青光强而转弱,四怪定睛一看,木青冥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柄长刀。这是一柄古朴苍劲的青铜巨刃,刀长二尺九寸,刀身上纹有古蛇图腾,刀盘上刻有八卦图纹,而刀柄上则点缀七星。

木青冥已经从袖里乾坤中,取出了他的长刀落月。

淡淡的青光,在刀身上流转不停,蓄势待发。

也照亮了木青冥身边,一两尺之内。

青光下,蛇怪和其他三怪定睛一看此刀,透过光芒看向了刀身上的古蛇图腾。不过片刻,都认出了那是落月,脸上的笑容不约而同的僵住。

纯阳之气源源不断的从图腾中喷薄而出,汇聚成了聚而不散的青光,流转不停。

在人类的世界里,木青冥手中刀几乎无人知晓。但在妖魔鬼怪的世界里,此刀名声大噪。

尤其是百年之前,木青冥用它杀了不少的老魔后,此刀就在妖魔鬼怪中流传了开来。

虽说一直以来,不少的妖魔并不知道落月的持有者是木青冥,但它对妖魔鬼怪就像是瘟疫一样;道行小一些的妖魔鬼怪,对其唯恐避之不及啊。

四怪之前,就听闻过此刀名声,今日一见真刀,也有几分忌惮。

“落月原来在你手上啊。”鼠怪眯了眯眼,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
心里倒是和其他的三怪一样,正在暗暗的幸灾乐祸:“此人手持落月,长生道日后光是在此刀上,就要吃了大亏。”。

“你们作恶多端,百年前就该碎尸万段,却苟活了百年之久;今日,该兑现你们的死期了。”木青冥说着此话,踏前一步,朝着四怪而去。

话才说完的他距离四怪中的蛇怪,也不过几尺之地,已踮足一跃而起,忽然携劲风朝着蛇怪疾飞而去。

他要一击致命,让四怪成了三怪。

劲风呼啸,寒光暴涨。一瞬之间就欺身而进的木青冥把落月对准了蛇怪头顶,一刀劈下。

随着利刃落下的,还有强劲的疾风。

不但把枯木吹得摇曳,把地上野草吹得东倒西歪,也把到了这个时候,还用匿迹咒藏身于树下的两个邪人,吹得一个踉跄,都摔倒在了地上,啃了一嘴的泥草。

可见这一刀力道不小,光落刀带起的劲风就有千斤之力,直吹得摔在地上的两个邪人顿觉背上有泰山压顶一般,想要挣扎着站起身来,却是无论如何用力,也是于事无补。

他们两人头顶上的蛇怪也是一惊,慌乱之下袖中各自滑落出一柄峨眉刺紧握在手中,在刀刃携劲风落下,距离她头顶不过一寸时及时高举,交叉在了头顶上,架住了木青冥的落月。

两种神兵猛然相撞之下,片片火花喷溅。

蛇怪双膝一弯,跪在了树枝上才勉强稳住了身形。但头顶压下来的千斤之力,压得她双手微微颤抖。加上之前一撞之下,她的虎口已被震裂。

一滴滴妖血,从伤口中渗透而出。

蛇怪抬头起来,一滴妖血正好滴在了她的眼皮上。一眨眼,蛇怪眼中看到的一切,立马变得模糊又是带着一片血红。

她透过了血红,看到了木青冥咬牙切齿的模样。

这一个电光火石间,双方互相对视着的眼中都迸射出愤怒的火花的同时,木青冥触及了蛇怪的心神。

一连串的回忆,记忆,有如奔腾不息的潮水一样,朝着他的脑海里涌了进入。

而他并不知道,蛇怪此时,也触及了他的心神。

就像是墨寒的狐媚术一样,蛇怪阴寒满布的双眼,看透了木青冥的心。

木青冥看到了什么?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