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钱但很黄很色

因未知原因,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,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shuhai(书海阁拼)找到回家的路!

林德正担心着顾家的情况,顾平章也在担心着林家,今日各自都有忙不完的事,也就这会儿才有空来问问。

“顾叔,我们家好着呢,就是我二哥被瓦片砸了,现在起不来,其他的人都好好的,你们家如何?我爹担心着呢,我一会儿回去跟他说,好让他安心。”

顾平章叹了口气,“我们家房子倒了,好在昨晚开始摇的时候大家都醒了,赶紧的往外跑,受伤倒是不严重,就是天东被砸了下,头上受了点伤,天元的腿划了一道口子。”

“还有就是天阔他太爷爷,被埋在屋里了,今日才被挖出来的,腿伤得严重,这会儿在草棚子里休息呢。”

顾平章朝里面指了指,林长源也跟着看了一眼,顾老爷子的确是躺在那儿,看那样子也不太好。

顾老爷子本来就上了年纪,腿脚不方便,这回又被埋在废墟里,好不容易才挖出来的,腿也受伤了,现在看大夫也不好看,这回还不知道能不能挺过这个难关呢。

他心里这么想,嘴上当然不会说,人家都已经够担心了,这会儿说这些不是乱了人家的心吗?

“顾叔,我们下头也好好的呢,周围的邻居都把东西集中在一起了,现在先把人挖出来再说,也都搭好了草棚子,先住下吧。”

“我们想的是,等朝廷赈灾可得等一段时间,也不能一直在草棚子住着,等把人都给找齐了,咱们也要想着修房子的事儿,大家都有手有脚的,自己的房子自己建,到时候朝廷来赈灾了,东西也会给咱们,反正抓紧时间总比一直等着好,顾叔您说是不是?”

顾平章赶紧点头,“你说得对,就是该这样,昨晚上我也在琢磨呢,这回遭了这么大的灾到底该怎么办,乡下老百姓什么不会?只要老天爷还给咱们留了一口气,那就该靠着自己把房子重新建起来。”

“也别一直指望着朝廷了,不是说朝廷不好,而是这回还不知道多少地方遭了灾,等赈灾的粮饷到了咱们这小村子,那得什么时候去了?”

清新美女钟爱棉麻文艺范十足

林长源说道,“顾叔,既然您也是这个意思,明日就跟周围的邻居说说,咱们两家把人都集中起来,东西也放一块儿,人多办事快,一家人出几个,挨着挨着把房子建起来,您说好不好?”

顾平章一听这话就觉得好,“好,就这么说定了,一会儿我就跟周围的村民说,只要愿意信我的,就把东西都交出来,放到一块儿,一起把房子建起来。”

林长源又赶紧安慰他,“顾叔,家里人现在都安安稳稳的,您也别太过担心了,还是保重自己的身子要紧。”

顾平章点了点头,“你回去也跟你爹说,让他别太忧心了,老天爷长眼睛呢,咱们平时什么坏事也不干,从来也没对不起谁,老天爷不至于这么不放过咱们。”

说着他又叹了口气,“只希望天阔和子俊在外面也好好的,还不知道县城受灾如何呢,他们两个这时候都已经考完试了,就是在等放榜,别出什么事儿才好啊。”

林长源也担心,那可是他的儿子啊,昨晚出事开始他心里就一直忧心着,白天那么多事情忙活他也没忘了,一会儿又会想起子俊来。

其他几个孩子在身边,都安安稳稳的,他一个也不用操心,就是操心子俊,见不着啊,谁也不知道现在如何。

“他们两个吉人自有天相,老天爷会保佑的,顾叔,您也要保重身子啊,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嗯,你路上当心些,离房子远一点,让你婶儿给你换个火把。”

王氏已经把火把给他点好了,把林长源手里的那个换了下来,怕他回去火把熄了,路上看不着亮可不成。

等他走远了,王氏说道,“老头子,你去里头坐着吧,一会儿就有饭吃了,今天都没好好吃一口热饭,一会儿你可得多吃一点,你是咱们家的主心骨,你要是倒下了,我们这一大家子可不知道该听谁的了。”

顾平章点了点头,进了草棚子里,顾开明已经醒了,睁着眼睛看着他呢,就是腿伤得严重,根本就动不了。

看他那样子就知道很疼,顾平章十分心疼,抓着他的手说,“爹,要是疼您就喊出来,我在您跟前呢,我跟您说话会好受一些。”

顾开明摇了摇头,然后笑了笑,“老二啊,你爹我这么大把年纪了,这辈子什么苦没吃过?这点疼我还受得了,我现在就是担心这整个村子,遭了这么重的灾,这一次到底该怎么办啊。”

“爹,刚刚长源来过了,我们商量过,这回遭灾严重,但是只要大家一条心,总会渡过难关的,明日我就跟周围的村民说,要是愿意跟着咱们的,就把手里头翻出来的东西都拿过来,咱们跟林家那头合在一起,大家一起建房子,一家一家的建,总会建好的。”

“住家过日子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事,这回的事不过就是大了一点,咱们这上头受伤的人也不少,但是没几个人丢了性命,这都是好事了,林家那下头丢了性命的也不多,现在就是没地方住,这是大事。”

顾开明听着他说,倒是觉得这样也好,点了点头,“好,你去办吧,你是我儿子,你是什么样的人大家也看在眼里的,愿意信你的自然会点头,我是真上了年纪,这回我是想操心也操不动了,现在腿是彻底坏了,估计也就能躺在这里,帮不上忙。”

顾平章赶忙说道,“爹,您就好好歇着就是了,凡事都有我在呢,您可别再操心了。”

顾开明拍了拍他的手,“老二,难道你忘了不成?你爹我是顾氏族长,而顾家又是这村里做主的,这么大的事,我就该出去做整个村子的主心骨,可是我现在办不到,当真是办不到。”

“爹,有我在呢。”顾平章眼睛都红了,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爹上了年纪,这回他是真的感觉到了他老人家的无奈,有心无力啊。